香港分社正文

10世紀的福建閩國政權有著怎樣的宗教信仰?

时间:2020年01月15日 14:57  稿件来源:澎湃新聞


資料圖。圖源:澎湃新聞

  宋代的福建人,曾被描述為崇信鬼神,熱衷於宗教祭祀活動,尤其重視浮屠之教。10世紀的福建同樣如此,當代學者魏應麒已經對此做了充分的論證。他描述五代時期的閩國是一個“宗教與神話的社會”。

  魏教授在對中古文獻全面梳理分析的基礎上,指出許多福建的佛寺都有悠久的歷史,而閩國王氏在原有的基礎上,增建了267座。他引用保存在《全唐文》(卷841和卷893)中的碑文材料,來說明在王審知治下,閩國出現了大量的佛教造像和經文繕寫活動。他對不同時期佛寺數量的估算如下:後晉至885年,約建320座;885年到945年間,約存337座。宋朝統一前後,即945年到977年間,閩地寺廟一定大規模被毀,魏教授所定總數僅為141座。魏先生也專門研究了10世紀福建通行的超自然信仰,特別是那些與王審知天命神授相關的信仰。這種超自然信仰中,包括有如下觀念:王氏家族統治閩地是天命註定的;民眾必須遵從天意,義不容辭;人間萬事自有天道主宰;祈禱禳祝之類,可以影響人的禍福、壽夭以及其他人類的價值觀;人有可能理解超自然世界;人死後有靈魂,且可影響生者的禍福;輪回和因果報應是存在的。其中的一些觀念,肯定是當時普通中國人共有的。

  而在閩國所特別強調的,就是佛教的闡釋。當然,閩國這些闡釋的獨特之處,就是其與王氏家族聯系在一起。

  我無意更多地解釋或者重復魏先生的原創性研究成果,但要補充我碰到的另外一些材料(他對這些材料無疑是熟悉的)。如果說我能在他尚未完成的研究中找到一點小訛誤的話,那就是他在研究中忽略了道教。雖然對於佛教教義的狂熱貫穿了整個閩國統治時期,但至少王延鈞和王繼鵬的朝廷,是由道教徒和道的觀念所支配的。

  佛教

  從一開始,閩國統治者們就全身心投入佛教教義之中,並且給僧侶和寺廟提供了大量支持。毫無疑問,大眾對佛教的狂熱與宮廷對佛教的熱情相互配合。事實上,曾有一名僧人登上了天子寶座,之所以給他這樣的尊榮,那是反對王氏統治一派為了贏得大眾支持而采取的蠱惑人心的策略。

  王潮的宗教傾向尚不清楚,雖然根據歷史記載,在他任刺史時期,至少曾新建了一座佛教建築,那就是893年他修建的文殊院。

  第一位閩王王審知是佛教的施主。絕大多數能夠得到的關於王審知活動的材料,都出自詩人黃滔的作品。黃滔對其主王審知的影響很大,他為閩地許多石碑和宗教建築尤其是佛寺撰寫了碑銘文。其中一篇是《報恩定光多寶塔碑記》,講的是威武軍節度使、瑯琊王王審知曾於901年發下誓願,向眾神發誓要在福州開元寺修建此塔。此寺很值得一提,因為它是唯一一座逃過唐武宗迫害的佛寺。王審知又將其重修得金碧輝煌。黃滔也講到,在906年,他的主上鑄造了一尊金銅佛像(可能是釋迦牟尼佛,但文獻中未提及其名),高一丈六尺,另外鑄了一尊菩薩像,高二丈三尺。兩尊佛像俱是“銅為內肌,金為外膚”。在黃滔文集中,王審知佞佛不遺余力,其事例不勝枚舉,這里所舉的只是其中最有代表性的。在《福建通志》的《王延嗣傳》中,同樣有這一方面的證據。王延嗣是王審知的侄子,無疑是由於他傾心儒家教化,《福建通志》才為他立傳,而當時的正史資料中卻沒有記載到他。據《王延嗣傳》記載,閩人傾心佛教,以至於“審知亦溺其說,窮極土木,以興梵宇”。

  王延彬是王審知的另一個侄子,他曾在泉州執政,時間很長,聲譽亦佳。和他叔叔一樣,他也被這個外來宗教所吸引。據說,他“好說佛理”,常有“禪客謁見”。已知他的朋友中有一位詩僧,名叫慧稜,後來去了閩國都城福州。

  閩國第一位皇帝王延鈞,雖然是一個道教支持者(王審知從未稱說道教),卻並沒有忽視佛教徒。早在929年,亦即他登基之前四年,他就曾“度民二萬為僧,由是閩中多僧”。如果我們將那本偏好保存聳人聽聞的逸事,而非保存更傳統史實的文獻《五國故事》作為依據,那麽,王延鈞在933年“篡位”之後,就開始憂慮其政權合法性,關註其最終歸宿。他批準供養300萬僧侶,並繕寫300藏佛經,以此獲取內心的平靜。第一個數字不太可信,只能當成一個空想的目標,而不能作為實際的情況。

  在王繼鵬統治期間,道教信徒繼續把持朝政。從文獻資料中沒有看到王繼鵬曾經公開支持過佛教,但閩國的佛教整體上仍在持續發展。很多佛像明顯是由君主敬獻的,比如有一尊彩繪泥塑佛像,便是由王繼鵬捐獻,宋代時仍保存在太平興國寺中。有一段文字,據說寫於938年,刻在閩縣的一口義井上,說的是民間舉行虔誠的佛教獻禮活動。還有一件有趣的事:林省鄒因為不滿王繼鵬的統治,打算穿上僧袍,逃往北方。此事發生在939年夏末。從這一事件可以看出,僧人可以相對自由地遷徒,不致受人懷疑;也可以看出,當時僧人數量巨大,因為最好的偽裝就是裝扮成最常見人群的模樣。

  據我所知,卓巖明是中國歷史上唯一以僧人身份黃袍加身、登上帝位的人。老謀深算、朝秦暮楚的李仁達,並不確定那群與他一同反叛的烏合之眾究竟是何想法,於是把他從雪峰山一座寺里迎來的這個人擁為天子。他的證據就是,卓巖明“目重瞳子,垂手過膝”。卓巖明突然登基之前,是上文提到的雪峰山神光寺的住持。他在位時間很短,行政能力也不突出—對於一個傀儡來說,這或許是件好事。據記載,當王延政軍在945年五、六月間攻打福州時,卓巖明“無它方略,但於殿上噀水散豆,作諸法事而已”。

  對王延政的宗教傾向,我一無所知。

  在當世詩人的作品中,特別是韓屋和徐寅的詩中,有關閩國佛寺及其僧侶,尤其是其中著名的禪師,材料十分豐富。當時最為人所知的和尚是和龍妙空禪師,王繼勛曾寫過幾首詩紀念他。還有一位名字叫“鳴”(姓已不可考)的,也給這位禪師寫過一首詩,並保存了下來。當世詩歌中寫到的,生活於福建山水之間的僧人還有:常雅;文炬,字涅槃,亦即妙應大師黃涅槃,他曾預言留從效的敗亡。最後還有一位超覺禪師。他不是別人,正是在“建築”和“文學”兩節中提到的慧稜。據《宋高僧傳·慧稜傳》載,他本是杭州人,後來“聞南方有禪學”,便來到了閩國。閩國王氏私下封他為“超覺大師”。毫無疑問,福建是此時禪宗的一個重要中心。

  道教

  雖然沒有證據表明道教信仰和道教生活在閩人中流行到什麽程度,但黃老之學對某些皇帝統治下的朝廷產生了重大影響,特別是在王氏家族第一個登基稱帝的王延鈞統治下的朝廷。這里面有著某種內在的邏輯,因為佛教的人生態度趨於謙退,可能更適合王審知這樣安於現狀、無意僭越的藩王,而道教植根於中國帝王傳統之中,能夠提供超自然的支撐,支持那些追求天命神授有政治野心的人。

  王延鈞覬覦帝號的第一個征兆,就是他將道士陳守元及另外三名巫師徐彥、林興、盛韜提拔到朝廷任職。這幾位能人說服他們的主上興建寶皇宮,並以陳守元為寶皇宮宮主。此事發生在931年夏。在這一方面應該指出的是,很多關於閩國未來貴人的祥瑞之兆,都是在大多數道士出身的那群人中傳播。下文“傳說和民間信仰”一節將討論這些問題。932年一月,王延鈞的精神導師建議他暫時從王位上退下來,專心修道,得道之後靈魂凈化,就可以繼續做六十年的天子。二月二日,這位未來的皇帝放棄王位,令其子王繼鵬暫攝軍府之事。王延鈞“受箓”,意在轉達上天的神諭,他還接受了“玄錫”的道號。四月三十日,他重登世俗大位。同年七月,他讓陳守元詢問寶皇,他當了“六十年天子”之後歸宿如何。陳守元回報說,他命中註定要成為大羅仙主,而大羅天是道教諸天中最為尊貴的。這一天意,也從北廟崇順王那里得到證實。據說崇順王曾與寶皇會面,聽到同樣的說法,並將這種說法通過巫師徐彥之口傳達。由於有了這許多顯而易見的神諭以及適時而見的神龍現身,王延鈞遂於933年二月自立為天子。同年五月,他封太子王繼鵬為寶皇宮使。這是道教徒們取得的重大成果,直到王繼鵬繼位之後,他們仍可在朝堂享有崇高聲望。與此同時,王延鈞越來越沈湎於巫師術士的符咒蠱惑,這些人利用他的輕信易騙,厚顏無恥地行騙。他們對皇帝思想的控制力,被國計使薛文傑利用,借以清除其政治對手樞密使吳勖。國計使與盛韜聯手,精心策劃了一個陰謀。薛文傑告訴吳勖,如果皇帝遣使問病,告訴使者自己是頭疼發作即可。同時,他們向王延鈞告密,說吳勖意圖謀反,為此,崇順王以銅釘釘其腦,以金槌敲擊之。皇帝遣使問吳勖之病,使者的回報似乎證實了吳勖意圖謀反的事實,於是將勖下獄並屈打成招,然後將他及其全家統統處死。此事激起了國人極大的憤怒,或許是因為大眾早就厭惡這位心思機巧的國計使。此事發生在933年末。

  陳守元和林興在王繼鵬朝仍然手握大權,王繼鵬本人就是虔誠的巫術和道教信徒。還有一位著名的道士,名叫譚紫霄,被皇帝封為“正一先生”。陳守元則被封為“天師”,在此之前,他已經有了一個“洞真先生”的封號。如今,他在事實上已經有了獨裁整個政府的權力,有任免官吏的全權。他收受賄賂,據說前來請托的人太多,以至於“其門如市”。巫師林興權勢熏天,甚至足以促成王延武和王延望被殺,這二人都是皇帝的叔叔,林興與二人有仇,於是假借鬼神之名,說二人意圖叛亂。這件事發生在939年四、五月間。此時,林興這個妖人似乎已經取代陳守元,成為神的最高代言人,因為據記載,這一時期的政事完全控制在林興手里,他能夠傳達寶皇的旨意。與此同時,王繼鵬比其父更積極地為道士興建華麗輝煌的宮室。937年的五、六月間,他修建了紫微宮,“飾以水晶,土木之盛倍於寶皇宮”。939年春天,王繼鵬又建造了一個“三清台”,這是在宮禁之地修建的三層建築。在這個神台之上,他鑄造了寶皇大帝、天尊和老君亦即老子的金像(原文稱“以黃金數千斤”)。三清台建好後,他於此處焚燒大量珍貴香料,諸如龍腦、乳香,並在台下奏樂,目的是為了求得大還丹。王繼鵬還建造過一座宗教建築—白龍寺,從名字來看,這是一座佛寺。然而,這座寺廟的修建緣由,卻是一名道士報告說在螺峰見到了一條白龍,後來就在此地修建了白龍寺。

  君主熱衷於宗教,一些臣下起而仿效,這是必然的,無論這種仿效是出於真心還是別有所圖。能夠證明這一觀點的一個例證,便是參政事葉翹,雖然並不知道他模仿的程度如何。這位博學而正直的官員,在王繼鵬即位前曾是其老師。但是,學生登基後卻忽略了自己的老師,因此,葉翹試圖“著道袍”離開朝廷。此事發生在935年十二月。王繼鵬的叔叔王延羲,是一個名不符實的道教徒,他在其侄子死後成為閩國第三任皇帝。為了不讓侄子皇帝對自己產生懷疑,王延羲故意裝瘋賣傻,皇帝就讓他穿上道袍,打發他到武夷山去做道士。然而,並無任何證據表明王延羲喜歡道教,我所能找到的他統治期間道教影響的唯一痕跡,是他所建寶塔中向佛教諸神祈願銘文里用到的道教典故。

  官方信仰

  有關閩國統治者關註正統“儒教”的記載很不常見。然而,像王審知這樣忠心勤懇的一方諸侯,肯定不會任由自己對佛教的庇護影響儒教這一古老信仰的儀式,更不要提他那些繼任者,他們都不可避免地要履行正統儒教的禮儀,以支持皇權權威。不過,我所掌握的例證是較為瑣碎的。其中有一些最好歸類為大眾宗教,雖然它們有一些特征是與官方儒教相同的,比如,它們都關註地方官的職責,將地方官視為天子的代表。第一個例子是閩縣玷琦里的一座石廟,這座廟是應王審知要求而修建的,907年末被梁朝封為昭福祠。但是,王審知要求修建此廟的具體情境並未載明。王審知也曾通過勸課稻作履行自己作為一方百姓父母的職責。因為據傳說,福清縣鼓樓下有一土墩,那是王審知祈禱稻苗茁生的地方。

  王延鈞為古閩越王無諸向後唐朝廷請來了富義王的封號,在福建無諸王廟祭祀時使用。此事發生在931年七月。福州城西南角的烏石山有一座社稷壇,修建時間很早,但閩國統治時又重建了一次。王延鈞之後,歷代閩國皇帝都會舉行祭天大典,但我發現關於閩國皇家祭天記載中,只有一條提到郊壇的位置。這郊壇是王延政即位大殷皇帝時修建的,位於建州南三里的升山之上。當然,這里也是皇帝舉行最重大的皇家儀典即“南郊”之禮的地方。

  追隨王氏家族的功臣,特別是其中的軍事英雄,死後有時會封神享祀。一個很恰當的例子是光威振遠將軍廟,此廟建於940年,但光威振遠將軍的本名已經演沒無聞。崇順王的例子與此類似,前文“道教”一節已經提到過。對蕓蕓眾生來說,這位神祇成神前是一個將領,名叫劉行全,他本在造反領袖王緒軍中服役,王審知兄弟也是在這支軍隊中聲名鵲起的。897年,在王潮任刺史期間,劉行全被追封為武寧侯,919年升為王爵。另一位王審知的副手,姓陳,死後建廟奉祀,廟建在都城以西閩清縣附近,後來被稱為昭顯廟。還有一位民眾奉祀的神,原是長樂縣本地人,不知名姓,百姓奉為神明,為的是紀念他獻出自己的田地來修建桃枝湖,獻出自己的住地來修建大澤寺。

  摩尼教

  在摩尼教從中國其他地方消失之後,福建的信眾們仍然堅持這一信仰,這是人所共知的事實或者認知。唐代開放包容,充滿著異域風情,宋代則幾乎靡有孑遺,摩尼教從唐代到宋代之間的歷時鏈條已經失落。從《福建通志》的一段文字中,也許可以找到這一鏈條。這部方志講到,在福建東北部的福鼎縣(今福建福鼎市),曾有一座摩尼宮,其遺址坐落在太姥山摩霄峰神殿附近。在斷石殘磚之間,藏著一個神像,信眾對像祈禱,便能夢想成真。《福建通志》載此廟建於五代時期,但卻無法確認是否在王氏統治時期。無論如何,在沒有找到相反證據之前,把這一摩尼教徒朝拜場所建造時間定為10世紀的傳統說法,可能還是可信的。

  傳說和民間信仰

  和中國的其他地方一樣,福建民間流行這樣的信仰:他們相信各種各樣超自然物的存在,但又與儒釋道等幾種主要的有組織的信仰沒有直接聯系。那一時代的文獻中保存了一些10世紀的民間宗教樣本。其中一個事例與王審知開辟新的黃崎港有關。這個故事毫無疑問很大程度上是杜撰出來的,說的是閩王王審知夢見一個金甲神前來,自稱吳安王,許諾幫助王審知實現夙願,即掃除黃崎港通航的障礙。王審知派自己的下屬劉山甫到海邊祭祀神靈。祭祀完畢後,海中神怪全都現身,最後出現了一個奇怪的東西,此物“非魚非龍”,黃鱗,紅鰭,巨大的風暴持續了整整三天,其後,新的港口突然出現在了人們眼前。福建人一致認為,這個非同尋常的事件,是他們君主的德政所致。另外還有一則關於鬼怪的傳說,也與皇家有關。王延稟第一次來建州時,劫掠了一座山寺,寺里有個僧人沒有起身致敬,反而繼續誦讀《法華經》,王延稟大怒,殺死了他。其後,王延稟經常看到這個不幸僧侶鬼魂現形,有時,鬼魂會變成其兄弟王延鈞的模樣。這讓他甚感憂懼。記載這則故事的文獻,即以此作為未來王延稟被其兄弟王延鈞殺害的預兆。至少有一條材料講到,王延翰的那個惡婦崔氏因惡鬼索命而死。

  這個時期還有一些關於無生命物體被超自然存在所控制,或者至少被某種神力附體的傳說。第一個例子就是王潮神劍的故事。王緒被殺死後,無人悲悼,軍隊需要選舉一名新的頭領,眾人砍血為盟,約為兄弟,並依次對著插在地上的寶劍祝拜。輪到王潮祝拜的時候,寶劍從地上一躍而起,於是他就成為新的頭領。這一神秘事件,標志著王氏統治福建的開端。還有一把寶劍是新羅王送給王繼鵬的,雖然說不上“靈異”,但確實精美異常,而且可能有護身符的作用。在一次宴會上,皇帝王繼鵬向宰相王倓展示這把寶劍,並問其此劍有何用途,王倓答道:“斬為臣不忠者。”王延羲當時在場,此人早有不臣之心,聞聽此言,“凜然變色”。王延羲登基之後,新羅使者又獻來一把寶劍,於是,這個皇帝用這把劍將死去已經很久的王倓分屍,這證明他對當初這個與自己有關的預兆十分反感。據說王倓屍體面容如生,血順著劍痕流出。這里所說的這些寶劍,和馬來短劍一樣,都必須看作孕育著王權之精。與此類似的還有一個鐵器,它曾經屬於王審知。據說這是閩人柳真齡的傳家之寶,他將其獻給王審知。王審知將此物送給吳越王錢镠,錢镠又將其給了一個僧人。最終這個東西到了大詩人蘇軾手里,他還寫詩表示感謝。他評論說,這件物品是賦有靈性的。這種東西似乎向來只能由大德之人擁有。

  還有一則逸事,可能在這里不值一提,但是很有意思,因為故事本身帶有強烈的超自然色彩。故事說的是延平村有一個村民,夜里夢到有人告訴他到山林里去,應有“所得”。一開始,這個村民並未得到什麽好東西,但最後卻發現了一些赤土,紅得像朱砂,還能夠發光,於是,他把這些紅土帶回家去。王延政聽說有這麽一種奇物,就派人取走用以裝飾自己的宮室。

  史書和史料筆記中記載最多的超自然現象,就是有預兆的事件。在中國政治中,讖兆始終扮演著重要的角色,那些渴望登上皇位的人都有一些代理人,這些代理人總會積極搜集並熱心傳播其主子乃上天庇佑的真龍天子的謠讖,或者宣傳在位者已為上天所厭棄。很多有關這方面的材料,在閩國得以保存。

  五代十國的史料中,有關王審知天命非凡的預兆特別引人註目。上文已經提到了甘棠港的傳說。另有一則故事說的是,懿山寺的一位僧人曾經告訴王審知他的王朝壽命有多長,僧人是這麽說的:“大王騎馬來,騎馬去。”此則材料還提到,和尚的話最終被證明是對的,因為王審知獲得閩地權柄是在一個馬年(丙午年),而後來閩國覆亡在另一個馬年(也是丙午年)。然而不幸的是,要按最寬松的算法,才能說這個預言是正確的。這里提到的兩個丙午年,只能是886年和946年。前者是王潮攫取泉州的年份,即使將此事作為閩王朝建立的標志,那也絕不是王審知掌權的年份。同樣,王氏倒台確定是在945年,而不是946年。

  另一個神奇的故事是關於王潮的。當他成為泉州刺史後,有一天在州城以北的桃林村發生了地震,其聲如數百面鼓一齊擂響。次日,當地百姓發現地里種的莊稼全部消失了,把地面刨開後,發現莊稼的莖稈都埋在地下。這條史料還告訴我們,王審知完全占有閩地就在這一年。和前一個事例一樣,這也是誇張的敘事。六十年(這個數字也並不精確)後,在這片莊稼生長的土地上,又發生同樣的地震災難,而王延羲也在這一年被謀殺了。

  還有兩則預言與王審知之侄、同時代人、時任泉州刺史的王延彬有關。對於他來說,這兩則預言都有一定的誤導性。據說,王延彬出生在泉州一個佛寺里,他出生之時,有只白雀在佛堂中築巢,王延彬去世後,雀巢也隨之消失。還有一則說的是,泉州出現白鹿和祥瑞之兆紫芝,僧人浩源將其解釋為王者之兆。此後王延彬變得日益“驕縱”,最終被其叔父削職為民,而僧浩源則被處死。

  最神奇的預兆,與閩國第一任皇帝王延鈞的名字及其命運聯系在一起。有人報告說,在王延鈞住處真封宅看到了龍,於是,王延鈞將宅第改名為“龍躍宮”。緊接著,他就去寶皇宮接受冊封大典,登上皇位,並定年號為“龍啟”。

  王延鈞即位不久,就被迫暫時從皇位上退下來,原因是上天通過地震向他發出警示。他對外宣稱是“避位修道”。此事發生在933年五月三十一日。在他死前,出現了更多的奇異之象。皇帝在其屋中看到一條赤虹,喝完金盆里盛的水後,這個奇觀就消失了。另外,就在皇帝遇弒之前,亦有紫芝生於殿門。

  百姓普遍認為,閩國的掘起是天命註定的。當王繼鵬派往北方後晉朝廷的使節到達大梁時,使者出示了一封國書,開頭便是“閩國一從興運……”。這個信念是由與王繼鵬名字相關的傳說支撐的,胡三省的註保存了這一傳說,使其免於演滅不傳。他引用了薛居正《舊五代史》中的一段故事,但現存的《舊五代史》卻沒有這段文字,而現存《舊五代史》公認是後人重輯之書。這個故事說的是:“福州城中有王霸壇、煉丹井。壇旁有皂莢木,久枯,一旦忽生枝葉。井中有白龜浮出,掘地得石銘,有‘王霸裔孫’之文,昶以為己應之,於壇側建寶皇宮。”陶嶽《五代史補》所述王霸故事與此頗有不同,其稱王霸乃王氏遠祖,隱居於福州怡山,是一名道士。故事中說,他在兩株皂莢樹下建築了一個祭壇,祭壇下埋了一段石刻讖語,讖語說他的子孫中會有人統治此境。9世紀時,另一位道士發現了這段石刻讖語,將其解釋為是王潮將要建立一個新朝的預兆。

  938年夏天,時當王繼鵬在位,長虹再現宮中,巫師林興傳播神諭,指皇室成員將有人作亂,導致皇叔王延武、王延望及其五子同被處死。939年夏天,望氣者言,北宮有災異之兆,因此,王繼鵬移居南宮以避禍。皇帝剛剛搬出不久,北宮就失火被焚。此事也發生在皇帝駕崩之前不久。

  與此同時,王延羲這顆政壇之星冉冉升起,其先兆是他的庭院中有塊石頭上冒起了白煙。道士陳守元被王延羲招來祛除邪祟,但陳天師卻將此事解釋為吉兆。很快,王延羲就接替他那個人神共棄的侄子,登上了閩國皇位。然而,一些顯而易見的信號,也預示了王延羲本人血淋淋的下場。在他遇弒當日,皇帝陛下臨幸了其妃子上官氏的私第。當他從九龍殿出來時,門簾把他頭上的花拂落下來,接著他想翻身上馬,但是馬卻畏縮驚退,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騎上去。沒多久,他便被自己的衛士用金槍刺倒。策劃弒君的惡棍朱文進和連重遇,也使用超自然的理由來爭取百官對他們的支持。944年四月八日,他們對百官說:“天厭王氏……”

  那位短暫攫取閩國皇位的僧人,本身就是各種神異傳說的中心,這些傳說都暗示了他未來的顯赫地位。變色龍李仁達躲在皇帝身後,對眾人宣稱卓巖明在寺廟里睡覺時,曾有赤蛇出入其鼻中—這是上天極其眷顧其人的象征。

  最終,南唐軍隊戰勝閩國之前,有位人稱“建州狂僧”的無名和尚就預言了閩國的崩潰。當時人認為,此僧極善預言,他的大多數怪誕舉止,都被認為大有深意。943年,這個僧人把某條道路上所有朝南的樹枝全都砍掉(原文說的是“樹枝南向者”,或是象征皇帝?)。有人問其何以出此奇怪之舉,他解釋說:“免礙旗幡。”從江南征服福建的部隊,果然走的是這條路。後來又有人問他:“待何時當安?”他回答道:“儂去即安矣。”確實,在他死後,閩國果然“竟平”。

  本文源於澎湃新聞,原文出處:《閩國——10世紀的中國南方王國》。

【編輯:马华

  • PRINTED BY:H K CHINA NEWS AGENCY LIMITED 30/F.,Global Trade Square,21 Wong Chuk Hang Road,Southern District,Hong Kong
    Tel: (+852) 28561919 Fax: (+852) 256474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