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分社正文

齊白石與人像畫:從“齊美人”到“老當益壯”

时间:2019年09月11日 17:50  稿件来源:澎湃新聞


《西城三怪圖》

  齊白石的人物畫之名遠早於他的花鳥畫、山水畫之名。早年的齊白石除了為人畫寫真像之外,還擅畫仕女,還因此在湘潭當地贏得了“齊美人”的稱號。

  衰年變法後,齊白石人物畫的面貌發生了巨大的轉變,從早期的工細寫實轉向簡率粗放,常以寥寥數筆便表現人物神情的微妙變化。描寫物件也已擺脫了早年“齊美人”的範疇,開拓出許多新的人物畫題材。在這個過程中,也產生了不少有趣的故事。

  有一次,齊白石的門人為他畫像,畫成後身旁好友皆說不像,唯有齊白石題詩一首作為巧妙回應,詩曰:“身如朽木口加緘,兩字塵情一筆刪。笑倒此翁真是我,越無人識越安閒。”其間灑脫可見一斑。其實,齊白石與人像的淵源,可以追溯到他的童年。

  八歲那年,大人們還管齊白石叫作“小阿芝”。一次,小阿芝看到一幅雷公神像,便很想畫下來,反反復複都很難畫好。最後,小阿芝用薄竹紙蒙在畫像上,之後用筆勾了出來,他自己感覺很滿意——從此小阿芝對畫畫產生了莫大的興趣。

  如今,世人只能見到一幅齊白石二十多歲時所畫的神像稿本。1928年,齊白石74歲時在稿子上題字道:“少時粉本老猶存,如此功夫覺笑人。不忍輕輕卻拋棄,汙朱猶是劫灰痕。”可見他對拓畫神像這段經歷的珍視。

  之後,齊白石在做雕花木匠時也常常會為鄉鄰們繪製神像來養家糊口。在他的職業畫家生涯之初、尚未以大寫意蝦和花鳥聞名時,齊白石也經常為找上門來的主顧繪製美人圖。

《麻姑進釀圖》
《麻姑進釀圖》

  彼時,在齊白石筆下的美人多是模仿清代畫家改琦、費丹旭、錢慧安的美人圖,大多是細眼彎眉、櫻桃小口、削肩細腰的柔弱女子形象。雖是模仿,但作品往往頗受主顧歡迎。在當地,人們都稱這一時期的齊白石為“齊美人”。之後,齊白石還繪製了許多人物畫像,在照相術還沒有普及的年代,這些精確的人物形象也顯示了齊白石的造型能力。

《白石草衣》
《白石草衣》

  畫家往往有為自己畫像的習慣。荷蘭畫家倫勃朗一生都堅持為自己畫像,留下了諸多作品。齊白石最早的一張自畫像《白石草衣像》是其中年時創作的,齊白石最早的相片大概拍於二十世紀20年代,對比發現與此畫有很多共同之處。

  畫中齊白石上著蓑衣,下著短褲,腳穿草鞋。一副農夫打扮的人物卻肩背書冊,懷抱古琴,低眉沉吟,衣著和手持器物形成強烈的對比,這正是齊白石當時身份與心境的體現。

  齊白石一生保持農民般的質樸。早年在鄉間或遠遊中便是短衣打扮,即使在“衰年變法”後成為“海國皆知”的老畫師,穿著仍一如既往。在一般鄉民眼中,齊白石是一個走村串戶的民間畫師,但自從齊白石拜胡沁園為師後,又入一代經學大師王湘綺門下,早已心懷文人理想,自畫像中的書冊和古琴便可以視做他理想與追求的象徵。

  1919年,齊白石為躲避家鄉戰亂來到北京。在琉璃廠掛起潤格賣畫刻印,然而天不遂人願,他的畫鮮有人喜歡,他在《白石老人自述》說:“我那時的畫,學的是八大山人冷逸一路,畢竟不為人所喜愛。”這一時期,齊白石曾數次發表關於清代揚州八怪黃慎的作品“觀後感”,產生了“效之餘畫太工致板刻耳”“始知餘畫猶過於形似,無超凡之趣,決定從今大變”等認識。

  同時,陳師曾勸齊白石自創風格。於是,齊白石開始了“衰年變法”,越來越趨向於寫意和抒懷。衰年變法後,齊白石人物畫的面貌發生了巨大的轉變,描寫物件也擺脫了“齊美人”的範疇,開拓出許多新的人物畫題材。齊白石仿效前人,將自己及閘人雪庵以及友人馮臼庵並稱為“西城三怪”,並作《西城三怪圖》。

此外,民間喜聞樂見的不倒翁、鐘進士(鍾馗)、李鐵拐等常常出現在他的畫面裡。在齊白石的筆下,這些神仙不再是高高在上、莊重威嚴的形象,而是樣貌醜怪、心地善良,他們或是風趣幽默、或是辛辣諷刺,充滿了現實生活的氣息和濃濃的人文關懷。

《人罵我我也罵人》
《人罵我我也罵人》

  自齊白石到京城“北漂”之後,他率性的寫意風格就受到了許多人的質疑,罵他的人不少,有的人背後罵他“野狐禪”,也有人當面罵他,但不管其他人如何質疑,齊白石對自己的藝術充滿了自信。所以,在齊白石的人物畫作品中出現了一張《人罵我我也罵人》,一改存在於其他作品中的溫情質樸,直接顯示出了齊白石鮮為人知的耿直潑辣的湖南人的個性。

  畫中一位老者,斜睨著眼睛,眼中全是不屑,手指向一側,口中似乎念念有詞。齊白石大筆一揮豪氣地寫下:人罵我我也罵人。這是齊白石最獨特的題材之一,從古至今能將“罵人”畫到畫中的實屬不多見。至於罵的是誰,已經無從考證。

《老當益壯》
《老當益壯》

  齊白石在晚年時非常喜歡畫“老當益壯”的題材,北京畫院就藏有8件《老當益壯》的作品和畫稿。在這幅《老當益壯》中一鶴髮童顏的老者精神矍鑠絲毫不見老態。

  他半裸上身,一手舉起拐杖,表示自己尚很強壯並不需要拄杖而行。研究者曾在齊白石的影像資料中發現了一張齊白石於夏天赤膊坐在院子裡扇著蒲扇的照片,照片中的齊白石和圖中的老者從發須到神情都非常相似,都穿了一條肥大的白色褲子,下面著一雙黑色布鞋。由此不難看出老當益壯這一題材就是齊白石的自畫像。

  齊白石的自畫像並不著重描繪細節,用他晚年特有的大寫意手法,簡單幾筆劃出神態身形。通過自畫像,晚年的齊白石在不斷地表達自我,表達他對自己身心的自信以及對世事的不滿。一輩子為他人畫畫的人,終於有時間去觀看自己、描繪自身。

【編輯:刘凯程

  • PRINTED BY:H K CHINA NEWS AGENCY LIMITED 30/F.,Global Trade Square,21 Wong Chuk Hang Road,Southern District,Hong Kong
    Tel: (+852) 28561919 Fax: (+852) 256474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