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分社正文

遭惡搞的香港護旗手高松傑:心疼好多年輕人做陪葬品

时间:2019年09月11日 16:15  稿件来源:中國新聞社

  中新社香港9月11日電:遭惡搞的香港護旗手高松傑:心疼好多年輕人做陪葬品

  中新社記者 索有為 唐貴江

  “對不起,請不要討厭香港”“香港——照常營業”“我愛香港”……9月11日,在香港青山道一家飯館的餐桌上,幾張中英文雙語宣傳單張映入中新社記者的眼簾,它們的設計者來自“香港護旗手”高松傑和他的團隊。

  自修例風波以來,很多香港市民成為守護香港的中堅力量,高松傑便是其中之一,他因和一批志同道合的香港市民發起“守護國旗”行動而廣為人知,被傳媒和民眾譽為“香港護旗手”。

  但這個榮譽帶給他的不祗是榮譽。

  “我看到國旗被侮辱,如果我什麼都不做,什麼都不講,我良心過不去,我覺得愛國愛港一定要去用行動配合。我參加‘守護國旗’之後,經常會有一些網民在社交平台留言去罵我,或打電話去我的公司恐嚇我的同事。”高松傑說:“他們用我的名字、郵箱、電話去訂餐,甚至捐器官、驗性病來惡搞我,每天平均有5到6個;最近我還收到一些死亡恐嚇,祝我全家都過不到中秋,好惡搞啊……”

  “我奉勸一句要互相尊重,一人做事一人當,政見不同可以理服人,不要用一些小家子手段去欺淩別人。”高松傑說。

  即使受到這樣的圍攻責難,高松傑仍說:“即使面對生命危險,我都要站出來,我希望用我的聲音去喚醒他們。當初我站出來守護國旗時就已經預計到有人會欺淩我,但沒料到這種惡搞會這麼煩擾,我收到有些外賣的訂餐郵件之後,趕緊打電話去截單,我不想影響到別人。”

  “過去的香港真的是很文明,大家可以很自由地去發表自己的言論,但是在今次,我的一些朋友在facebook裡支持警察,就會被很多網民圍攻,圍攻完之後截圖發給其他群組,接著去‘起底’。我覺得這是一個很不文明的做法,他們所要的自由難道就是這樣欺淩別人的自由?”高松傑痛心地質問。

  作為音樂教師的高松傑,還是音樂堂慈善基金會創會主席、“就是敢言”副主席,被傳媒稱為“絕境重生”——逆境自強的年輕領袖,2018年獲香港特區民政事務局局長嘉許計劃嘉許,以表揚他熱心服務社會、在推動社區建設及兒童福利方面作出的貢獻。

  高松傑坦言自己的愛國愛港情懷源自於小時候的中國歷史教育,“現在不少年輕人對中國歷史是一片空白,他們對英國在香港實施殖民統治的歷史根本就不知道。我建議今後要重推中國歷史進必修課,讓年輕人瞭解更多我們祖國的歷史,培養他們愛國的情懷”。

  “因為這次暴力事件,的的確確好多年輕人做了陪葬品,我作為教師,我都很心疼。”高松傑說:“除了教育知識之外,我們應該教育學生用一些正確的方法去面對人生。”

  高松傑最近發起了兩個行動。其一為“青年快閃清潔大行動”,在每一次示威遊行之後,高松傑帶領一班年輕人就去做清潔,“等市民經過的時候,心情都好一些,正能量都多一些。被人打爛的地方,我們也去幫忙修復,想為香港重建安寧宣揚一些愛”。

  越來越多人加入行動的行列讓高松傑感到開心,他拿出手機向記者展示數名年輕人支持行動的交流記錄,其中讓他感到最暖心的一條是:感謝你為香港的付出。

  “因為我有被人欺淩的經歷,所以還發起‘停止欺淩齊抱愛大挑戰’活動,倡議大家用停止的手勢拍一張照上傳到社交平台,通過網上的力量告訴一些欺淩者,暴力行為是不對的,要停止校園欺淩、停止網絡起底欺淩,停止社區欺淩。”

  “香港真的是很受傷、重傷,我想說大家都要停一停、想一想,正如行政長官所講,停止暴力、用對話去解決問題才有出路,大家有出路的時候,香港才有生機。”高松傑說:“我們香港以前充滿愛,我的未來都應該是充滿愛的,大家都愛香港,我們希望香港好,希望香港會更好!”(完)

【編輯:刘惠琼

  • PRINTED BY:H K CHINA NEWS AGENCY LIMITED 30/F.,Global Trade Square,21 Wong Chuk Hang Road,Southern District,Hong Kong
    Tel: (+852) 28561919 Fax: (+852) 25647453